八条

我感觉诸位春花秋月的那些感情我都没有。

长痛绵绵长长反反复复我完全就是没有的……当然短的也没有。

嗯生而为宅我很抱歉噢。

Megane:

血界戰線

Blood Blockade Battlefront

X

Man in the suit

X

Dance in New York

Leonardo Watch

Photographer @Weekends 

副標題:站在世界中心呼喚愛(不

想到一個在紐約為朋友尋找漢堡的盲目(?)少年和奧斯卡實力(x)影帝分享著同一個名字,就覺得世界真是不可思議~XD



晴艾甜点寻文启示

我,清早起床,刷到一篇晴艾(也有可能是艾晴啦我不挑),萌的在地上打滚(>_<)……

甜品时缟先生!

“那你要吃掉我吗?”
“不要。”
“那我怎么办呢QAQ”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TTATT!!!

长相大众的时缟先生!

大众,就是大家都喜欢♥

棕色头发的甜品小人(灬°ω°灬)蓝眼睛像是盛满了果酱(๑ºั╰╯ºั๑)

捡碎纸做卫生的甜点小人(●°u°●)​

但是!

但是!

待我梳个头发出门。

文不见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的身体有点赞的记忆而lof并没有点赞的痕迹(ΩДΩ)

搜遍了tag,遍寻不得 (๑ʘ̅ д ʘ̅๑)

水灵灵的果酱先生啊!

买回甜品小人的不吃甜品的先生!

你们在哪里(oAo川) 。。。。。。。。。。。。。。

。。。。。。。。。。。。。

。。。。。。

到底发生了什么QAQ

甜点先生,你踏上前往宇宙的旅途了吗TAT

I love you (嚎啕大哭)

嗷嗷嗷

摩城魅影:

转给所有不能去北京拥抱包子的孩纸们……


肥美帝:



闻起来很香


身体很温暖


很柔软


不仅是头发


笑容


还有声音 


低低的绵软得很


见过他的都说他超级好看


很绅士


要围巾伐


我喜欢冬天 我不冷


我有小啾啾(来吧啾咪我)


我笑容超级甜蜜


我用眼睛看着你 对着你微笑 不需要语言 你就会心跳加速


我的每条细纹里面都盛满了蜜糖哦


而且我的手指超级好看


我开了微博 我用你们的语言叫我自己的名字


语气宠溺就像你们平时叫我的名字那样 满满的 说不出口的喜爱


我还说会把他也带过来哦 他是现实中的他 还有活在英雄世界的那个他


我知道你们爱我 你们也爱他们


这很棒 


我提起他会克制不住的微笑


所以 我说不熟你们可以相信吗


请爱我 爱我们 爱到你们只是偶尔注意到我们 想到我们的时候


那一刻只需要微笑 记得现在 因为这种爱产生的喜悦与悸动


怀念也好 怅然也罢


心里默默祝福我


也更多的祝福你自己


喜欢是可以从眼睛里溢出来的 任何的隔阂都不是问题


你们用那种眼神看着我的时候 仿佛我就是世界上的唯一


而我只能谦卑地想 


上帝啊 


sebastian 你是如此的幸运 


你有这么多爱你的人 


他们保护你 


有一个言语的攻击 他们会用一千颗一万颗红心来抵抗它 将我保护在正中央


我如此爱你们


就像你们爱我那样








future starts slow

[手機遊戲]菇菇栽培NEO 全圖鑒收集與吐槽 ——都快死在升級設備的路上了

菇菇栽培一代比一代難,NEO我是硬撐著玩下來的,設定很多,有5個場景,英雄場景不用管,其他的場景要完成任務解鎖,然後還要完成任務,解鎖不同的盒子,要不同的盒子收集不同的材料,升級不同場景的設備,設備升級完了還要升級造食物的機器,總之就是調時間調到死,我起碼調了一兩個月的時間才收集全。

而不同的場景有不同的風味菇菇,不能一口氣收全。還有一個難點,是只收一個菇菇是不行的,要收30個才能看全部的資料,所以說NEO真的很折磨人。

我的園丁執照:

 


今天終於收集全了,一共61個菇菇,有很多都是以前的版本里有的菇菇,NEO工廠的風味菇菇倒是新的。




下面是詳細的圖鑒:

普通菇菇,萌點的確是眼睛,不過我收了9w個啊,好心酸。

枯哭菇菇:其實也是很可愛的菇菇,由於我是調時間玩的,所以收的不多。其實萌點是楚楚可憐的神情,而不是皺紋。 


白雪菇菇:也就是小白菇,記憶週期和金魚一樣。

伸展菇菇:就是長高菇菇,會打結什麼的好萌。 


雙生菇菇:介紹好萌,噗,有一個菇菇一直沒收到禮物,好可憐。 

長刺菇菇:他覺得自己是玫瑰啊 


歪頭菇菇:也就是小七菇菇


 

黃金菇菇:好喜歡咖喱的菇菇。 


山寨菇菇:因為像馬卡龍而哭了,好可愛。 


素食菇菇:其實就是青椒吧?


哈哈哈哈,還有這個名字的菇菇,說吃我的時候當然是吃了他,不用客氣。 



無帽菇菇:被當做腰果,心碎了,好萌啊。


搞怪菇菇:真的不是章魚燒嗎?



暴躁菇菇:其實也是惡鬼菇菇吧?


白兔菇菇:蠻可愛的毛絨絨的菇菇   


草莓姑姑:少女漫畫家,哈哈哈


這個猛男菇菇就是OVA中的弟弟,到處闖禍。


孤獨菇菇:總感覺和小白菇菇有點像。 


激辣菇菇:看上去像紅燈籠。

菇菇一年生:可愛的小菇菇。 


肉串菇菇:關東煮必備。


梅子菇菇:烏梅汁的確很好喝,只是它看上去好像酸到自己了。


浮灰菇菇:這菇菇好像睡著了。


燉鍋雙子菇:一會兒就可以吃了...真的可以吃嗎?秀恩愛所以要吃掉吧?

 三生菇菇:一家三口


天使菇菇:一如既往壞壞的樣子



大塊頭菇菇:雖然個子大,但是卻很膽小。


小不點菇菇:可愛即正義,人小鬼大的菇菇。


春眠菇菇:懶懶的菇菇好可愛,我一直以為他頭上長出花了。 


 群生菇菇:好像美杜莎。


致命菇菇:絕對不能吃


 法老菇菇:好貴的菇菇啊,不過他沒有朋友。


躺椅菇菇:看上去好舒服的菇菇啊,可實際上是下面那個...啊?下面那個?!!



山岳菇菇:....就是雪山吧 


彩虹菇菇:蠻可愛的



 衝浪菇菇:貓咪菇菇喜歡的菇菇。


籃子菇菇:和之前那個菇菇大禮包一樣。


大天使菇菇:口頭禪好可愛啊!


貓咪菇菇:她到底在想什麼。


剪刀菇菇:要食物升級了才可以收到的稀有菇菇。


愛心菇菇:相當可愛的菇菇,不是PP,哈哈哈。


原始菇菇:樣子好像和以前不太一樣。

將軍菇菇:特輯是切腹....把手機當做鎮紙... 


國王菇菇:最喜歡的是皇帝的新裝...


 

怪奇菇菇:這菇菇也有一點可愛。


小氣鬼菇菇:實際上就是不良菇菇


 

俄羅斯套菇:鳥巢?

古樹菇菇:是第一個場景里最難收的菇菇 


岩頭菇菇:菇菇家族里的爸爸


探春菇菇:真是可愛的菇菇,很漂亮。 


黏黏菇菇:和長刺菇菇好像


松茸菇菇:第二個場景里最難收到的菇菇。

 學妹菇菇:日常習慣是寫詩啊。


陽光的菇菇學長


企鵝菇菇:蠻可愛的菇菇


緞帶菇菇:好萌的菇菇啊


機器菇菇:NEO工廠專有的。 

 美味菇菇:全是不明的感覺


四方菇菇:也許裡面是大叔?


生化菇菇:長得好奇怪。


NEO菇菇:圖鑒中最難收的菇菇,我試了一下,每個小時都收一次,一天24次能收到1個,10級的設備10級的食物。



終於收集全了,好辛苦,於是以上。


来源:甜饮凌茶

安平镇的捉叽案例参考 第四章

一片江天:

第四章

 

喵哥仔细考察完了整个安平镇,在药店后院租了一间房间,准备开始创业的第一步。

话说自从神策撤出,店家陆续回迁,镇西又逐渐变得热闹起来。不过药店所在的街市,多是些客栈、当铺、布店、成衣坊之类,少有茶楼酒肆,喵哥准备利用这点的同时发扬他的个人特色——他在道士旁边支了个摊子,卖切糕。

 

中原人的钱真是好赚呀,一天比在西域卖五天都多。碰上天策巡逻,只要把切糕一包,隐个身就能神不知鬼不觉地溜走。

鄙视地看了一眼还在手忙脚乱地收拾东西躲进药店的道士,喵哥悄悄地翻墙回到自己的房间,把今天的进账算了一遍,心满意足地趴到床上:按照这个节奏,相信用不了多久就会日进斗金,开个连锁店,出任大掌柜,迎娶白富美,走向人生巅峰。想想,还有些小激动。不过,听说今天对门兵器铺新换了一个少爷,有必要去拜访一下,把他发展成长期客户。

想到这里,喵哥整理一下衣裳,拎上一块切糕,晃悠到兵器铺门口。不过看到这位新来的少爷他有点惊讶:“个子这么小,有十五没有?”

 

“到六月我就十五啦。”

晚上在药店,喵哥的疑问得到了解答。

大夫摸了摸小少爷的脑袋,起身给像小仓鼠一样塞了一嘴切糕的叶汀倒了杯水。

 

“那你应该还没到社会实践的时候。”道士伸手戳了戳他鼓起的腮。

“早晚也要做实践的,我现在做了以后就省事了。不过,这不是我跟叶季师兄换的原因。”小少爷慢慢把嘴里的食物咽下去,喝了口水,笑道:“你们肯定猜不到,我上个月知道的时候感觉像是被雷劈了——我居然早就订亲了,对方还比我大十岁。”

“听我娘说她家原来和我家是邻居,我小时候特别喜欢和她一起玩。我抓周的时候什么都不肯拿,就一直抓着她的手不肯放。后来去灵隐寺上香的时候,有个老和尚说我们二人是佳偶天成,姻缘天定。双方父母就做主定亲了。不过我三岁的时候,她家就搬到了洛阳。”

说到这,刚才还吃得高兴的小少爷神色恹恹:“与此同时我被告知,这次我生辰她们一家会过来完婚,所以我就偷跑了。我还听说她入了天策府,”叶汀可怜兮兮地把自己团成一团:“一个比我大十岁的军娘,想到和她成婚就觉得天都是黑的。”

喵哥忍俊不禁,摸了摸叶汀的脑袋。

 

就这样,叶汀在兵器铺安顿下来。

看到个子小小的少爷在铺子里像个小陀螺一样忙来忙去,还每天来支持他的生意,喵哥就觉得心里暖洋洋的,嘴角翘起来总也压不下去。

 

“这几筐皇竹草是谁的?”

已经隐身准备溜之大吉的喵哥转头看了看,心咯噔一下:糟糕,是那个脸和他家踏炎乌骓一样黑的李悠,小少爷肯定要吃大亏了。

 

“军爷,是我的。”

“罚款。”

“为什么?我有按时缴税啊。”

“摆在这里,”李悠用马鞭指了指放在铺子门外边的草:“是占道经营。拿上这几筐马草,跟我走一趟吧。”

 

直到太阳落山,焦急的喵哥和道士夫夫才把叶汀盼回来。

满脸泪痕的小少爷直直扑到大夫怀里,又低声抽噎起来。大夫轻轻拍着他后背,待到他哭声渐消,才柔声问道:“那个天策怎么难为你了?”

叶汀从喵哥手中接过热巾帕擦了脸,勉强拉出一点笑容道:“谢谢你们。”揉了揉衣角,又道:“怪我没有把律令记清楚。他没收了我的马草,又把我所有银钱都收走了,说是罚款。”

道士一拍桌子:“他太过分了,占道也不至于罚这样多。明天我去找他理论,他若一意孤行,我就去举报他,再不行,就去洛阳天策府上告他。”

“别,千万别去。”叶汀抓住道士衣角:“他不知从哪得知了我不应该是山庄这次派遣的弟子,他说我若敢找他的麻烦,他就通知我家人此事。”

“这个李悠真是脸黑手黑心黑。”道士也无奈了。

 

“那你没有了银两,怎么吃饭?你那铺子是山庄的,里面的银两应当是不能动用的。以后来我这吃饭吧。”大夫剔了剔灯芯,转头看向叶汀。

叶汀解下荷包,倒转过来晃了晃,里面掉出来一角银子。抬头对大夫笑笑:“还有一点,能支撑几天,我再想想办法,就不过来麻烦你们了。”

喵哥专注地盯着小少爷,觉得这时的小少爷的眉梢眼角都流淌着融融暖意,看得人心都化成一滩水。

 

大约过了三五天,喵哥跟着大夫去对面串门。进门还没来得及张口,就被小少爷的打扮唬了一跳:“这是怎么了?”

“就是,跟被人打劫了似的。”大夫往前厅一坐,理了下头发。

嵌玉腰封和明珠发带都换成普通衣饰的叶汀手忙脚乱地为二人上茶:“没有啦。告诉你们哦,我们之前都错怪李悠了,他可真是个好人。”

叶汀拈起一块果子,咬了一口:“他担心我吃不上饭,跟我说他包了我这几个月吃食,等我以后方便了再还他。发带之类的被他拿去做抵押了。”

大夫要被他气笑了:“既然他是好人,你就同他好好的在一处吧。”说完起身就走。

叶汀满脸疑惑,对喵哥说:“大夫的话听上去有点奇怪。”

喵哥叹口气,摸了摸小少爷的头。应不应该告诉他,他随便当一条发带,也够他这几个月吃用了呢?

不过傻乎乎的样子也好可爱呀。喵哥觉得自己大概是喜欢上这个小少爷了。

虽然之前的人生规划里准备迎娶的是白富美,但是白富帅的小少爷也是很不错的。喵哥心想,回去制定个计划开始追求叶汀吧。

 

只是眼看时间一天天过去,叶汀就快要回杭州了,喵哥和他的关系依旧维持在好朋友的范围中。

要不就先表白,然后跟着少爷回杭州继续追求吧。喵哥拿定主意,开始在心里酝酿说辞,抬头看着每天都会来吃切糕的少爷向他走过来。

 

离他还有两三步远的时候,叶汀像是踩滑了什么,踉跄着摔倒了。喵哥伸手去扶也没来及,还被叶汀带翻了整个摊子,整块切糕都掉在地上,沾上了土。

李悠不知从哪儿冒出来,把叶汀从地上扶起来:“你弄翻了别人的东西,要赔偿。这一地的切糕,影响了街道风貌,要罚款。我知道你没钱了,跟我走一趟,我们商量一下怎么解决这个问题。”

说完,把叶汀扶上他的马,竟自扬长而去。

 

被呛了一脸土的喵哥气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狡猾的中原人!我清清楚楚地看到叶汀是被你弹出去的石子绊倒的!用这种拙劣的方式劫走叶汀究竟有何居心!

 

这回直到第二天清晨,喵哥和道士夫夫才等回了人。

只见李悠抱着一个全身都裹在披风里的人从马上跳下来,连余光都没扫一下三人,径直进了兵器铺。

道士意味深长地拍了拍喵哥的肩,揽着大夫也走了。

 

一连几天,兵器铺里主事的都是李悠。直到小少爷走的那天,喵哥才又一次看到叶汀,而且还是被李悠抱着的叶汀。

喵哥表示他已经被李悠的无耻行径惊呆了,他必须要想办法阻止这个人渣。躺在屋里想了几天,喵哥觉得自己找到了一个绝妙的办法:他可以去通知那个军娘她的小未婚夫被人抢走了,到时候坐山观狼斗,然后找个合适的时机渔翁得利。

 

于是喵哥连夜出发,赶往洛阳,去天策府打听现年二十五岁、祖籍杭州、十二年前户籍迁入洛阳的将军。

颇费了一番周折之后,终于得到了这位将军的住址,喵哥即刻前往。向管家表明来意之后,喵哥被引到花厅喝茶。

等了整整一个下午,主人都没露面。直到掌灯时分,管家才带来了一张主人手书的字条:“谢谢你,我们已经在一起了。”

 

【案例四】

捉叽方法总结  假道伐虢【又名醉翁之意在乎叽


安平镇的捉叽案例参考 第三章

一片江天:

第三章

 

作为藏剑山庄新一代“有理想,有道德,有双剑,有金银”的四有弟子,叶冰的生活还是十分充实快乐的。

 

不过叶冰有一个有点难以启齿的小缺点:他比一般人对“对称”这一点有更强烈的追求。比如说,如果用两根不是一双的筷子吃饭,会让他心里有点不爽;看到穿定国套的同门,会让他更有与之切磋的欲望。

叶冰内心坚定地认为这应当能算作是个人爱好。和叶嘉师兄喜欢睡懒觉,叶仪师兄喜欢吃甜食一样,他只是穿上秦风套就感觉头在往左沉,换上破虏套就想把胸前的银扣摘掉而已。既没有因此打扰到别人,也没有影响自己习剑,根本不能说是缺点嘛。

 

不过这个月的情况颠覆了叶冰的想法:实践课程里跟他同组的叶季特别喜欢新出的朔雪套。长时间面对这样的叶季,让叶冰在每次对练的时候,都有一种把重剑拍到他脸上,撕掉他的外套,再踩上几脚的冲动。

为了防止叶季被仇杀,为了维护山庄的和平,可爱又迷人的叶冰决定出门平复一下心情。于是,他踏上了前往安平镇的路。

 

安平镇果然让他回到了安静平和的状态。

早晨起来练练剑,就到了开店的时间。有客人的时候忙生意,没客人的时候就把店里展示的兵器排成让自己看着最舒服的样子。晚上去找大夫两口子玩,顺便帮大夫把药店的格局也收拾对称。叶冰还给道士做了两面新的算命幡,一面写上:卜卦测字,另一面写上:卦金一两。道士出摊的时候将这两面新幡一左一右立在身后,叶冰从店里就能看到对称的布幡迎风招展。这种邻里友好,生活惬意的感觉,让叶冰感觉从头发丝到脚后跟,没有一处不舒坦服帖。

 

但是!但是!但是!为什么李慎那个狼崽子要出现在安平镇?!叶冰只要想到李慎,就觉得一口气堵在胸口。

李慎,男,天策府出身,十天前出现在安平镇。在福庆楼吃饭时偶遇叶冰,声称对其一见钟情,目前正在对少爷进行全方位的围追堵截。

 

现在,叶冰舒坦服帖的生活变成了另一个样子。

早晨起来练练剑,就看到一个顶着须须的脑袋出现在墙头。

有客人的时候,那个狼崽子就跷着脚坐在店里;没客人的时候,就扒着门边看他。

出去吃个饭,无论坐哪,他都要坐在叶冰对面,如果对着窗户坐,他就坐到对面六合斋正对叶冰的窗口。总之,只要叶冰不把脸埋在碗里吃,就能看到他的脸。

晚上去找大夫两口子玩,他就厚脸皮地跟进去。大夫他们也不好得罪天策府,不能赶他。

想揍他一顿,刚拔出剑就被街道办事处的天策以“意图伤害他人和破坏公共设施”为名罚了款。

 

又是十天过去,叶冰感觉胸口堵着的那口气,变成了血。

 

不管了,罚款就罚款。再不出这口气,就要被憋死了。

叶冰拿定主意,抽出重剑就一个鹤归砸过去。李慎这回倒是乖觉得很,只守不攻。

 

一番发泄后,胸口郁气尽散,少爷的攻势也缓下来了。顺手把李慎身上看起来最碍眼的东西削掉,叶冰把剑收回来背好。

李慎又嬉皮笑脸地黏上来:“少爷削了我的袖子,是不是想与我断袖?”

没错,叶冰觉得最碍眼的东西,就是天策破军的那截袖子。

对称的李慎,让少爷觉得顺眼了不少。加上之前酣畅淋漓的打斗,叶冰这会儿心情还不错,所以只瞪了他一眼,转身要走。没承想被李慎揽住腰,然后就感觉到一个软软热热的东西贴上了左颊。

 

叶冰一脸震惊地转头:李慎你个臭不要脸的居然敢亲少爷!混蛋!

异样的触感带来酥麻的感觉,叶冰赶紧用护手用力蹭了几下,企图消除这种感觉。可是越擦越觉得明显,左脸甚至泛起了几分热意。

一向喜欢平衡对称的少爷难受了:怎么办呢?还是找罪魁祸首解决吧。

 

一把揪住跟吃了肉骨头似的狼崽子,点了点右颊:“这里,再来一下。“

虽然有点吃惊,不过这种好事怎么能不做呢?李慎摇着尾巴凑上来,得寸进尺地亲了两下。

 

然后,追求对称的少爷会怎么做就不用说了吧。

 

【案例三】

捉叽方法总结  对症下药【又名只要锄头挥得好,没有黄叽挖不到


安平镇的捉叽案例参考 第二章

一片江天:

第二章

 

叶仪在安平镇的每一天都是这样渡过的。

卯时:起床,煮粥,练剑

巳时:喝粥,吃昨天带回来的点心,开店

未时:把早晨剩下的饭食热一热,吃掉

酉时:关痁,去镇东吃饭

亥时:有时和对门夫夫分享一下美食,睡觉

 

由此,我们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叶仪这个人生活认真规律——每天都按时修习剑术,从不迟到早退——并且,是个吃货。

没错,就是吃货,仔细看看他的时间表里,哪一项和饭食没有关系呢?大家千万不要因为他中午吃得简单就忽略了他的吃货本质,那分明是在为晚上的大餐做准备啊。

总之呢,叶仪现在的生活可以概括成:白天勤奋习剑开店,晚上努力发掘美食。

 

但是今天,少爷一直以来既充实又快乐的生活出现了一点波澜,少爷表示心情有点微妙,所以吃完晚饭后他没有像往常一样立刻回家,而是霸占着桌子对着打包好的点心发呆。

 

不知过了多久,叶仪感觉有人推了推自己。

“小少爷,小少爷?”

抬头看了一眼,是天策府的人。

不对啊,怎么是天策府的人?铺子不是在神策的地盘上吗?对了,之前是有听道士说朝中有人弹劾安平镇的神策军滋事扰民来着,好像最近神策就要撤走,整个镇都由天策管辖了。所以,果然是铺子有什么问题吗?脑袋放空了一晚上的叶仪终于找回了紧张感:“是,军爷有什么事?”

“你总在这里坐着,店家没办法打烊了。”天策指了指门口的掌柜。

“啊,抱歉抱歉。”叶仪有点脸红,赶忙结了账,跟着天策走出这家店。

 

“你是西边兵器铺的叶少爷吗?”

“是的。军爷不用这么客气,叫我叶仪就好啦。军爷怎么知道我是?”

“那你也不许客套,我叫李辰。下月初一开始你在的那条街就归我管了。就这么两家店,再加上你的衣饰和剑,怎么可能看不出来?”

走到马桩前,李辰摸了摸绝尘前额,翻身上马,又对叶仪伸出手:“快宵禁了,我送你回去。”

叶仪拉住李辰的手,坐到天策后面。

 

由于临近宵禁,路上很安静,叶仪只能听到马蹄声和自己的呼吸声。怏怏地换了个姿势,把下巴搭在天策的肩上,然后就被突然把脸转向他的天策吓了一跳。

“你看上去情绪不太好,遇到烦心事了?。”

“也不能说是烦心事,”叶仪觉得自己有点大惊小怪,懊丧地抓抓脑袋,决定把之前遇到的事说给这个他听听。

努力组织了一下语言,试图把自己的心情用更能让这个天策产生共鸣的方式表达:“打个比方说,我遇到的事情有点像是这样的情形:你一直以来都认为天策府的众位统领武功是一样高强的。突然有一天,你看到杨宁将军耍了一招枪法,极其精妙,比你之前见过的任何人的枪法都要好。当你想要看看他的整套枪法,甚至想要和他切磋一下的时候,却得知杨将军被派到一个离你很远的地方,你一两年内都不太可能见到他。遇到这种情况时的心情,就跟我晚上的心情差不多。”

 

“哦,大概是发现了什么新东西时,那种有点激动,满心期待,却又被告知‘不用惦记了,起码现在是不会给你的’的那种心情?”

“对,对,就是这样。”

“那能不能告诉我,到底是什么让你产生了这种心情。”

“没!什!么!”

“说说看嘛,有什么可不好意思的。”

“……”叶仪靠在李辰背后,有点纠结地揉着手里的东西,要不要说呢?

“晚上走路很无聊的,说说打发时间嘛。”

 

叶仪又揉了揉手里的东西,低声说:“那我说了,你不许笑。”

李辰赶紧点头:“当然。”

“今天卖胡饼的周大哥分了我一块柿饼吃,”一说出口,少爷就有些后悔。李辰也不催促他,只轻轻地应了一声,等待下文。把脸贴到手里的东西上蹭了蹭,叶仪心想,看在这个天策好心送他回来的份上,就说给他听吧,最多被笑话一下,也不是什么大事。

“我原先以为各地的柿饼并没有什么分别,都是摘下晾制的,形状扁扁的,味道甜甜的。可是周大哥给的这柿饼,是在挂树上制成的,”说到这里,少爷的声音高了两分:“柿霜不像其它甜腻,果肉较一般柿饼更加厚韧,嚼起来口感好,味道也更甜。”

“我想向周大哥买一些,结果他说这是周家嫂子的大哥从长安带来的,只有这些了。可要是等我结业之后去长安,恐怕早就没有卖柿饼的了。”说到这,少爷又恨恨地抓了抓手里的东西,贴到脸上。

 

软软暖暖的触感,昏暗的街市,规律的马蹄声,有种特别安心的感觉。叶仪干脆靠在李辰身上,专心用脸磨蹭那一团,也不再说话了。

 

“叶仪,没睡着吧?”

“没。” 

“前面就要到了。”

 叶仪直起身,果然能看到路口的灯笼了。

“先帮我拿一下,多谢你啦。”

叶仪把手里提的点心塞给李辰,腾出一只手理了理自己的头发和袖口,然后用另一只手……另一只手……另一只手里抓的是什么?!

 

叶仪只觉脑内一行行大字山呼海啸:

#好像不经意间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突然发现自己是个绒毛控怎么办#

#求快速将揉成团的天策破军套须须还原的方法#

 

已经能看清灯笼上的字了,叶仪也来不及多想,快速捋了捋须须,把它从团状恢复成条形,劈手夺过点心:“谢谢你,你也早点回去休息吧。”说完就直接运起轻功,直接从墙头翻进后院。

 

等到洗漱完扑到床上,少爷才慢慢冷静下来,仔细想了想,之前的事情处理得实在不太好。其一,之前自己对着须须又拽又揉,李辰很可能已经感觉到了;其二,被揉搓了这么久,须须肯定不会像之前一样整齐了,李辰换衣服的时候看到一定会怀疑;其三,自己一副落荒而逃的样子,说不是心虚也没人会信吧。

所以,还是等到李辰巡街的时候,给他道个歉吧。叶仪在床上打了个滚,又想起提议社会实践的师叔。果然社会实践是必须的呢,下次再遇到这种情况大概就能处理好了。

 

“媳妇,我觉得小叶仪很不对劲。”

“滚,谁是你媳妇。”

“说真的,他已经连续五天都没出门吃饭了。”

“那还真是挺稀奇的。我过去看看。”

 

“小叶仪是怎么回事?”

“不用理他,闲得。”

“什么意思啊?”

“就是他自己没事找事。”

 

其实大夫说的倒也不错,叶仪自从那天摸过天策的须须之后,就总想找点毛茸茸的东西摆弄。可是在他把自己的衣服都翻一遍之后才发现,藏剑山庄只有破虏套上面有一点毛,而且他还没有带破虏套来。

越没有越想摸,叶仪只觉得心痒得厉害。为此,觉也睡不好,白天没精神,自然也懒得出去觅食了。

 

送走大夫,看时间差不多到酉时了,叶仪揉揉眼,打算关店门回屋躺躺。

“叶仪。”

小少爷懒洋洋地转身,和穿了一身雁虞套的李辰对上了眼。

 

#救命球球也好可爱#

#突然发现自己是个绒毛控而且已经救不回来了怎么办#

#求揉到比自己高一头的天策头顶球球的方法#

 

“你看这是什么?”李辰得意地将两盒点心放到桌上。

“唔,我看看……”努力把视线从对方头顶收回来的小少爷开始拆点心。

“是长安的柿饼!!你怎么会有?”

“我就是长安人嘛。”李辰好笑地看着少爷瞪圆了眼睛,赶紧解释:“我记得上次家里捎东西来的时候好像是有柿饼,不过怕记错了,就想着等找到再告诉你。”

“好吧,算你有道理。我能不能吃一个?“

“当然。这些都是给你的。“

 

叼着一个柿饼,叶仪有点不好意思地推辞:“这也太多了。再说都给我了,你想吃怎么办?“

李辰看着他对着柿饼时那种既渴望又犹豫的小眼神,忍不住上前顺了顺他的马尾:“我不爱吃甜的。而且你若不要,放到二月就该长虫了。“

听到这句话,叶仪立即抛掉了那点犹豫,笑得眉眼弯弯。双手捏住柿蒂,凑上去再咬一小口,细细感觉甜味在舌尖溶化弥散。

倍感幸福的叶仪用头顶蹭了蹭正在给他顺头发的那只手,又一次道谢:“多谢你啦。你先坐着,我去给你泡茶。“

说完,他就放下柿饼,拍拍手,去后院烧水泡茶了。完全没有注意到一旁已经完全僵硬的李辰。

 

喝茶吃点心晒太阳果然是冬天下午能做的最好的事情了,吃饱了的少爷懒洋洋地撑着下巴想。不过好像忘了点事,什么事来着?啊啊啊想起来了,怎么会把这件事忘了。

 

“叶仪?”

“嗯?”

“我还有东西送你。”

“什么啊?”

“闭上眼。”

 

叶仪感觉到一个软软的,毛茸茸的东西在轻触脸颊。赶紧用手按住,拿到眼前:居然是一个绒布做的鸡仔!那天晚上他果然发现了!叶仪顿时红了脸,轻声道:“那天真是对不起。”

“不用道歉,朋友之间不必计较这点小事。”

叶仪愈加赧然:“谢谢你,鸡仔好可爱,摸起来很舒服。”

说完歪头想了想,起身过去抱住坐在椅子上的李辰,又说了一遍:“谢谢你。”

 

在李辰看不到的头顶,叶仪终于摸到了从李辰进门就让他的手蠢蠢欲动的毛球,先弹一弹,再来回揉弄几番。终于心满意足的少爷笑得眼睛都眯起来了,忍不住在心里称赞了一下自己的机智。

在叶仪看不到的背后,李辰左手扶住小少爷的腰,右手时而卷绕,时而轻触晃动的发梢。头靠在对方肩窝的李辰笑得牙齿都露出来了,忍不住在心里称赞了一下自己的机智。

 

两个月后

“叶仪,我要被调回长安了,你要不要跟我去玩?”

“可是我还得回山庄参加结业仪式呢。”

“哎,我跟你说,上次我在长安西市吃过胡人烹制的烤驼峰……还有萧家馄饨……还有……”

“你别拿吃的诱惑我。”

“好吧,不说吃的。上次我在苍云的堂弟来我家玩,我们切磋的时候我把他的发冠削下来了。你知道吗,他们发冠上居然有好大一团白色的毛毛,回去我用那个再给你做个娃娃怎么样?”

“我……我再想想……”

 

叶仪最后到底去没去长安,除了他和李辰二人,没人知道。反正那年的结业仪式,一向乖巧听话的叶仪,是缺席的。

 

【案例二】

捉叽方法总结  因势利导【又名哈士奇钓叽,愿者上钩


安平镇的捉叽案例参考 第一章

一片江天:

安平镇西的藏剑山庄兵器铺有黄叽定时刷新,请广大天策府侠士踊跃前往。

 

第一章 

 

道士用勺子在粥锅里搅了几圈,闻着厨房里渐渐弥散的米香,满意地盖回锅盖,把灶膛里的火压了压,去收拾自己出摊的家伙了。

昨天把大夫折腾得有点狠,今天一定得好好哄哄。道士一边盘算,一边轻手轻脚地用算命幡把纸笔、签筒什么的卷在一起。还没收拾利索,就听见药店前门几声轻响,有人压低嗓子边叩门边问:“道士道士你起了没?”

 

用脚趾想也知道是对门那个生活不能自理的少爷,只是不知道今天会怎样刷新贫道对“四体不勤”这个词的理解呢。道士怀着痛苦又期待的心情去开门,还没来得及张口,就被叶嘉狼狈的样子逗笑了:

叶嘉的头发里松开的发绳乱七八糟地捆着头发,发绳和头发又和脖子上挂的平安符缠成一团,同时绳尾的珠玉跟散开的腰带拧在一起。可怜的少爷只能一手抓着头发,一手拢着衣襟,用眼神发射求救信号。

 

说真的,要不是自家大夫还在睡觉,真想捶地笑上一刻钟再说。道士心中默想,竭力忍住大笑的欲望,抓住叶嘉左臂,往屋里拉:“赶紧进来,幸亏这街上就住着咱们三个人,要是传出去,还不被人笑话死。”

“疼疼疼疼疼,这手抓着头发呢!“叶嘉顺着道士的力气进了药店,轻声抱怨:”头发要被你扯掉了。”

道士正要去后院拿灯,听见这句忍不住翻了个白眼:“难道要拉你拢衣裳的手不成?”

叶嘉有点不好意思:“对哦。不过,”小少爷又变得兴高采烈:“现在不是三个人,是四个人啦!”

 

安平镇分镇东和镇西,镇东归天策管,镇西归神策管。他们现在住的地方原本是镇西最热闹的街,糕饼铺、酒楼、成衣坊等等都在这条街上。

道士自从三年前来到安平镇,见到的情形就是神策那些人两三天就要过来转一圈,以占道经营、卫生情况不合格、招牌太大、造户籍之类的理由罚点款收点税什么的。商户们也不堪其扰,歇业的歇业,搬迁的搬迁。热闹的街市渐渐冷清,到现在只剩下了两家铺子。

一家是大夫的药店。毕竟无论是谁,都不敢去得罪的镇上唯一的大夫。而道士,自然是背靠媳妇好乘凉,顽强地在这片贫瘠的土地上生存下来了。

另一家就是对面那家藏剑山庄开的兵器铺。由于神策的武器来源之一是藏剑山庄,加上少爷们也不好惹,所以那帮城管也不敢过分。

 

去年起藏剑山庄开始搞教育改革,增加了一门课:社会实践——其实就是去兵器铺经营几个月,让少爷们长点社会经验。这间铺子因为配合改革,成了山庄的社会实践点之一。叶嘉就是这个实践点来的第一个人。

 

“所以,是谁这么想不开,居然来这开店啊?”道士把灯放在桌子中间,又剔了剔灯芯。

叶嘉用头抵着桌沿:“不是开店啦,是个回来休假的天策将军,就在最最里面的那座宅子里住。昨天我去镇东的福庆楼喝酒,回来的时候遇到他的,他说他顺路,就载我回来了,真是个好人呢。哎,还有他的马居然是……”

信息量有点大。道士想了想,是先问他酒后怎么成功地把自己弄成现在这副样子的,还是问为什么要告诉陌生人自己的住址,还是告诉他一个第一次见面就邀请对方与自己同乘的人不应该算是好人呢?

考虑了一会儿,道士决定还是先从最近的问起:“你两个手都这么忙,刚才是怎么敲门的?”

少爷立马用一排小白牙晃晕了道士:“用额头啊,是不是很聪明?”

“不,一点都不觉得。我只觉得你们山庄在社会实践前面应该再加一个生活能力考核,以免把你这样的祸害放出来。”道士忍不住弹了弹叶嘉的脑门,内心哀叹:贫道分明是年华正好,为什么好像体会到了为人父母的感觉呢?

 

掰过叶嘉的脑袋观察了一下:“解开太麻烦。你坐桌边等一会儿,我去拿剪子。”

“嗯,别剪着我头发和平安符就行。”

 

“我来吧。”

道士找到剪刀正准备开工,就被一个不认识的人夺走了手上的家伙,然后就看到桌边坐着的那个小叛徒转过脑袋,笑得一脸阳光灿烂:“李未,你起得好早哦。”

“在军营里习惯了。”

“你饿不饿,我那还有昨天带回来的如意糕和蜜饯,是福庆楼的呢。”

“别抬头,小心扯得头皮疼。”

“哦,那你一定要来吃点心。”

“嗯。“

“我有点困。“

“转过来靠我肩上睡吧。“

……

 

道士在门外支起卦摊,听着那个没良心的小混蛋和那个大约就是小混蛋提到的“好人”说话。不就是晚上载了你一程吗,就把贫道忘得一干二净了。也不想想,这几个月,把锅底烧穿之后是谁接济了你餐饭,被开水烫了手是谁给你上药包扎的,差点一头磕门槛上是谁扶了你一把,还不都是我……家大夫。哎呀我家大夫和我也差不多吧,总之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就因为一个昨晚才认识的军爷,贫道就被你忘到脑后了,以前点心什么的不是只分给我和我家大夫吃咩?!真是寒叶飘逸洒满我的脸,吾儿叛逆刺痛我的心……不对,等等,“那个军爷你要带叶嘉去哪?”

 

李未抱着叶嘉,居高临下地看着道士:“他睡着了,我送他回去。”

“哦哦哦,您请您请。”曾经长期作为城镇流动人口出现的道士被李未的眼神和一身城管,哦不,是天策制服震慑了,立马露出谄媚的笑容应和道,又颠颠地跑去推开对面铺子的门,等军爷进了门,再体贴地把门关好。

“虽然好像有哪里不太对,不过,还是先去看看媳妇起了没。”道士理了理袖边,把这件事抛在脑后。

 

接下来的一个月,叶嘉因为有了新的小伙伴再没去麻烦过道士两口子。

 

“大夫爱吃玫瑰酥,我把这包点心送过去。“

“我去就行了。你刚吃完饭,别岔气了。“

 

“我去烧水。“

“我去吧,你来选今天喝哪种茶。“

 

“不知道吃什么好,感觉福庆楼吃腻了呢。“

“今天去我家吃饭吧。“

 

啪——

“李未,我把碗咂碎了。“

“没事,以后不要把粥盛这么满,算了,以后还是都让我端吧。手给我看看,烫到没?“

 

“李未,跌打药没了。卧房抽屉里有银子,你去大夫那买些回来。“

“我回家拿些来吧,军营里的跌打药比外面的好。你也小心些,别整天横冲直撞的。“

 

一个月后

“李未李未,这是我师弟叶仪。“

“将军好。“

“你好。“李未又转头对叶嘉说,”也去给道士说一声。“

“道士道士,承蒙你和大夫照顾,我的社会实践合格了呢,接下来就轮到我师弟了。”边说边推过来一个礼盒,“里面是大夫爱吃的几样糕点,不值什么,就别客气啦。大夫肯定还没起,我们就不吵他了,回来你帮我把感谢带到就行。嗯嗯,还有,这是我师弟叶仪,我师弟年纪小,还要劳烦你们多关照。“

叶嘉转头看到李未已经把行囊放好骑上马了,反手把师弟往道士面前一推,蹑云上马:“你们慢慢聊,我们先走啦!”

“等等,师兄你去哪?实践完了要回山庄参加结业仪式的!”

“哎呀那种东西等以后有时间了再参加也是一样的。我跟李未去他的驻地看看,我还从来没去过边塞呢。我走啦。”

 

“可是——”叶仪还想说什么,但是叶嘉跟着李未已经跑远了。他觉得他被叶嘉一骑绝尘的姿态打击到了,不过做为大唐好师弟,他还是挺担心师兄的:“师兄的生活能力差到惨不忍睹,就这样跑到边关去,要是把自己饿死怎么办?”

道士也觉得自己的心灵受到了伤害,这个道别也太敷衍了吧,就这么迫不及待吗?不过看着站在寒风秋叶的凄凉背景中萧瑟的小叶仪,不知道为什么,心情好像好多了。

 

拍拍对方的肩膀,把他推进对面铺子里:“放心吧,李将军会照顾好他的。你这一路也挺辛苦,先睡一觉再说吧。”

道士晃悠回药店,关门前抬头看了看天。冬天难得有这么好的太阳,不如回去抱着媳妇再睡一觉。

 

【案例一】

捉叽方法总结  潜移默化【又名温水煮叽